潇然ran

救赎

啊,刀子,,我的洋洋啊,,

雨晚稚漪:

#末班灵车【bushi】


#可能这是个中世纪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  “神父,请听我告解。”


    黑色华服的青年忽而出声。


    偌大的教堂安静下来,做完礼拜的人们奇怪的看着他。


    他是这一带有名的恶霸,虽然长着一副好皮囊,也有些资产。


    但是喜怒无常,去路边喝咖啡,要是不够甜,立马就掀摊子。


    于是就乱作一团走开了。


    神父愣了愣,以为他会有拆教堂之类的举动。


    但是薛洋没有动作,一如刚才,在椅子上笑。


    “那么……请进来吧?”


    “好啊。”


     虽然忏悔过程里需要些礼节,但是薛洋显然是不会做的。


    “我杀了一个人。”


     神父很奇怪,像他这样有势力的人,杀一两个人也不至于来忏悔,还是像薛洋这样恶劣的人。


    薛洋没管他,自顾自说了下去。


    “他是个传教士。”


    “他叫晓星尘。”


    “他的思想被你们说成是救赎,和他那个朋友一起到处传播。”
   
    “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咖啡摊子,他是来抓我的,明明是个传教士,居然来抓我,把我带到了审判庭。”


    “可惜他还是太傻,虽然那个伯爵硬要处决我,,可小矮子和他爹是护着我的,可怜他大老远把我抓回来,还是让我跑了。”


    “面上说是关起来,谁知道我在里面天天和小矮子闹腾呢?”


    “后来我出去了,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他好朋友宋岚的眼睛挖了,凭什么,凭什么我在大牢里带着,你就可以看着那个被称为【明月清风】的晓星尘?”


    “所以我挖了他的眼睛,还把他长大的教廷屠了,谁叫你们把他培养出来。”


    “可是那个傻子居然把自己的眼睛挖给他,真是不可理喻。”


    神父没有说话,他感觉薛洋有点癫狂了。


    “再后来,小矮子护不住我啦,他当上国主了,那群伯爵公爵要他杀了我,他还留了我一命,也算是仁至义尽啦。”


    “我就跑啊,跑到一片郊区,倒在杂草地里。”


    “有个小瞎子用竹竿子捅我,要不要我快死了,早就杀了他。”


    “然后我就看见一个大瞎子,哦,是晓星尘,他脸上缠着绷带,真难看。”


    “他把我背到一个废弃的墓地,那里有间小屋子,还有好几个棺材。”


    “我本来以为他会杀了我,可这个傻子运气不好啊,我受伤,嗓子哑了,他又是个瞎子,看不到啊。”


    “那个小瞎子我倒是有点在意,是个女的,比一般瞎子更精明点,还对我有一种敌意。”


    “我试探了她好几次,她好像真的是个瞎子。”


    “每次晓星尘出去买菜,街上的人都会笑话他。”


    “凭什么啊?只有我能笑话他,你们算什么东西?”


    “既然嘲笑他看不见,就让你们被这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人杀掉吧。”


    “他真的很傻,因为他的剑可以感应到魔物的气息,我只是割了他们的舌头,再把魔物的毒粉撒到他们身上,他就杀光了他们,完全看不到他些人给他磕头,求他放了他们的家人。”


    “这么小的孩子,也死啦。”


    他说到这里,笑了笑。


    神父听见衣料摩擦的声音,然后听见一声脆响。


    “每次我说药难喝,他就给我吃糖。”


    “真奇怪,明明就是普通摊子上的糖,居然比小矮子给我的糖都甜。”


    “本来我以为我的伤好了以后,我就会杀了他,可每次我要下手了,他就会叫我买菜或者尝尝他做的蛋糕之类的,挺甜的,我就留着他一命。”


    “有时候我也在想,不如就这么过下去好了,反正也有糖吃,可惜啊,那个宋岚又来了。”


    “他问我为什么骗晓星尘,为什么?我怎么知道?废话真多。”


    “骂来骂去也就那么几个词,我三岁就不用他们骂人了,然后啊,我就骗他晓星尘来了,把他的舌头割了,又让晓星尘把他杀了。”


    “那个小瞎子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,结果晚上,晓星尘就一剑刺了过来,不过居然还偏了。”


    “他也问我为什么骗他,这种人就是讨厌,一定要问个缘由,这个和宋岚一个样。”


    “我就说啊,把他杀村民啊,杀宋岚啊,都告诉他了,你猜怎么着?”


    神父踌躇了一下,配合道:“他……怎么了?”


    “他呀,自尽了。”


    “流了好多血。”


    “这……这也不是你杀的啊……”


    “不对!”


    薛洋的声音拔高了几个调。


    “是我杀了他!是我逼死了他!”


    “你的宽恕呢?神父?”


    “我……”


    神父想了想,捧起圣经。


    “主曾经……”


    “打住,不要给我念这个。”


    “这也……不完全是你的错,也许起因就是因为他去抓你吧?他为什么要抓你?”


    “啊,你说这个啊,我杀了一家五十多口人,连条狗都没给他留下。”


    “那……你也不曾在你们相处的时间里伤害他,或许你已经回头了,主会宽恕你的,阿门。”


    薛洋笑了笑,瘫倒在椅子上。


    笑声接近癫狂。


    然后走出了忏悔室。


    墓地的小屋里,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棺木里躺着个白衣青年。


    薛洋坐着,看了一会儿,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,吃了下去。


    “……不甜。”


    又拿出另一颗糖,想吃,却又停了下来。


    仔仔细细的包好,放在口袋里。


    然后换上一身白衣,绑上绷带。


    “晓星尘,以前怎么没发现呢?你这绷带真碍事。”


    “你等着,是魏无羡的话……一定可以的……是那个传奇的巫师的话……一定可以的,你等着。”


    回忆结束了。


    薛洋躺在地上,血污遮住了大半张脸。


    天空似乎也变成了红色。


    “……还给我!”


    “……还给我……”


    左手和身上的疼痛源源不断。


    恍惚间又回到了幼时。


    马车飞驰着,碾过稚子的手掌。


    “疼……”


    笑着那么久,终于又哭了啊。


    “糖……没有了”


    是啊,


    糖没有了,


    晓星尘也没有了。


    薛洋想,


    我终于亲手杀了你。


   
   

【魔道众人】寻人启事

花尽敛芳.:

#突然脑洞,绝对甜.
#内含cp曦瑶、晓薛、忘羡、双聂,个人江澄、金凌.


【曦瑶】

寻人启事

金光瑶,身高一米七,身着金星雪浪袍,头戴罗乌软帽,眉间一点丹砂.于观音庙内走失,至今下落不明,他是我最重要的人,因为我的不信任把他弄丢了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姑苏蓝氏泽芜君.若他不愿回来,请帮我带一句话:阿瑶,回来吧,二哥信你.

联系人:蓝涣


【晓薛】

寻人启事

晓星尘,身高一米八五,一身白衣,眼覆白绫,臂挽拂尘,身背长剑,明月清风.于义城走失,至今下落不明,他是我的仇人,因为我的欺骗把他弄丢了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义城恶人.若他不愿回来,请帮我带一句话:道长,回来吧,阿洋想吃你给的糖了.

联系人:薛洋


【忘羡】

寻人启事

魏无羡,身高一米八,黑衣,笛子.于云深不知处走失,下落不明,乃我道侣,因天天过度出走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姑苏含光君.若他不愿回来,劳烦带句话:天天就是天天.

联系人:蓝湛


【双聂】

寻人启事

聂明玦,身高一米九,特征……我不知道,不知道,真的不知道.于清谈会走失,至今下落不明,他是我的兄长,也是很重要的人,因为,因为…反正不是我把他弄丢的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清河聂氏宗主.若他回不来,请帮我带一句话:大哥,怀桑不是只好花鸟鱼吃,一问三不知,怀桑已经替你报仇了.

联系人:聂怀桑


【江澄】

寻人启事

母,虞紫鸳;父,江枫眠.皆着紫袍,上纹九瓣莲.于莲花坞走失,至今下落不明,他们乃我双亲,育我养我之人,因为……那个曾经说要扶持我的人行一时仗义,而将他们弄丢了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云梦江氏宗主.若他们回不来,请帮我带一句话:爹,娘,尽管我孑然一身,但总归手刃仇人.

联系人:江澄


【金凌】

寻人启事

母,江厌离;父,金子轩.样貌…太久了……已经记不清了,只知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.分别于不夜天城和乱葬岗走失,至今下落不明,他们是我至亲,因为魏无羡那个舅舅的错手而弄丢了.如有发现或知情者请联系兰陵金氏宗主.若他们回不来,请帮我带一句话:爹娘,可安好?儿,一切安好.

超可爱!

啊梓君:

归档一下我涂的恋与相关条漫(狂草画风预警):


全员:


1.冒险游戏paro


2.新年羁绊恶搞


3.李泽言的EVOL事故(悠然幼化)


阅读顺序:


九图第一话


彩蛋一


九图第二话


彩蛋二


4.玩会儿飞行棋


5.周棋洛金瞳正确用法


6.李泽言与儿童节


单人:


1.周棋洛春节快乐


2.周棋洛生日快乐


3.李泽言泳池酷炫划水